啊書生

点开简介仔细看!!!
这里阿生专门写腐
除了桑总zero狗子大眼不与其他人分享
其他坑坑我们可以交流
入的坑特别多……不定时乱写画画练习
主写高能,剧情渣
初三狗(活在好像每天都要月考的日子)
更文慢(抬头看天)
扩列qq844427685
对得起努力对的起看文小可爱√

【贺红】五个“关于”
——
第四(五?)次发了
再删就不发了
눈_눈
幸苦小可爱们的脖子了
【小说bb我没有开车啊】

《湘苑》更文再推一周
广东天冷了
冷的手僵打字都不利索了

这周分量的沙雕摸鱼
我发现我的画本已经让我深深的遗弃了
笔记本使我快乐
——
19天真他妈好看
莫仔和贺天真是我理想中的cp了
【写了几个段子还没码完,码完就发】

出园丁c服
价格私谈【!!!】包假毛!!!
衣服是喵家的
水壶掉漆丢了,帽子很烂不好意思出
坐标东莞,学生党没法面交,并且周一至周五不在
请在周五晚或周日早这段时间找我👌

【风情】关于风信和慕情在一起后的甜蜜小故事

练习!交党费
本人比较吃风信x慕情
毕竟在阿生眼里,慕情比较受(小声bb:虽然都是武官
毕竟慕情以前也是干缝缝补补洗衣服的事(像极了贤妻)

慕情和风信在一起了:)
  听到了这个消息,整个天界都轰动了,没想到啊!天上两个一见面就吵起来的,居然他妈的在一起了!??
  裴茗一听这消息,捂住额头的手又微微发颤起来
  “天哪!  原来这种癖好会传染的吗?  莫非太子殿下身边的人都会这样的吗?”
  自从先前“君吾一事”结束后,慕情和风信仍在见面时拌拌小嘴,可后来也是像没事一样,也经常有事没事一同下凡间见谢怜,除了吵架时间缩短,好像也没什么不同了 
  一旁灵文无奈摇头,没有作声,继续埋头干着大小神官的事务
  裴茗见没人搭话,也一同摇了摇头,也没作声
  ——  
  凡间。
  一条并非很热闹的街上
  远远望去,两个一高另一比前者矮一点的黑衣男子走在一起
  再细细观察,等等!他们的手怎么牵在一块!
  那正是风信与慕情
  慕情今日穿着一席长袍,袖子长得都能把手全给挡住。风信则是把袖子束了起来,且为了牵慕情的手,把自己的手都伸进了慕情袖子里。
  看久了,略有几分别扭。
  不知是不是感受到路上极少路人异样眼神
  慕情在袖里伸出两根手指,隔空通灵,袖里微微透出灵光
  “风信,快把手撒开,路上有人在看”
  风信收到通灵,停住脚步,若有所思望着慕情
  “不, 要放手你先放”估计是以为慕情要做什么小动作
  “你....”慕情从心底里看翻了几十个白眼“你放我放都一个样,快放手”
  ”你抓得那么紧,叫我怎么甩开”
  这句话明明好像就是实话,但在慕情耳朵里,听的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了                                
  不过在旁人看来,他们俩个就像只是站在街上互相“含情脉脉”地对视
  “明明是你先抓我的手,还叫我放开?还有什么叫我我抓的紧,你是不是臆想过个头啊,真他妈禽兽,放手!"
  慕情也鬼管的风信的话到底想表达什么,总之听着不舒服就得骂回去  
  “我真他妈?我操了,我操了,怎么的你还含血喷人?”
  “操谁了?心里不发虚,识像的放手”
  ”你他妈是哪根筋搭错了,莫名其妙,找事?”  
  ”约莫不是你有病!”幕情又用怪里怪气的语调
  “呵,呵,呵”风信被驳得脸一青一白,干笑几声”约莫不是你八百年前被人一脚踏踢下凡间踢傻了,看谁有病!”
  “你呢?丢了老婆脑子也丢没了?”
  又是如此,他们一吵起来又互相掀对方老梗,把对方炸得一文不值
  后来通灵已经解决不了他们矛盾,于是干脆放弃通灵,就这指手画脚的吵了起来
  好像赌气一般,他们握住的手还是没有撒开,反而越握越紧,谁都不肯退一步
——
  正当吵的热火朝天
  谢怜……碰上了,身后还带着那一位假笑然的鬼王
  他们看见谢怜,愣了一下,然后弹得老远,脸上浮起一阵燥热
  “你们....是来看我的吗”
  谢怜几分趣然,眯着眼笑看他们,道出这一句话来
  风信和慕情大吵一架,早就忘了这次下凡间作什么,还刚好被碰上了这么一副“不堪入目”的模样
  “....太子殿下,你,你看到什么了吗?”
  三神一鬼对视良久,还是风信先打破沉默
  ”嗯?什么?还是你希望我看到什么?”
  谢怜脸上着始终挂着笑容,看久了有几分假假的样子
  待双方都冷静下来,慕情和风信才细细想起来谢怜好像叫他们带些什么仙丹灵药,但具体又是什么又记不住了
  “呃......”
  场面一度的尴尬
  ”哥哥快走罢,我都说你怎么能靠他们俩个呢? 一点用也没有,去我那罢,我去给你找”
  没想到是花城打破了僵局
  花城好像实在没耐心在耗下去了,烦燥地扯了一下谢怜
  “依三郎的”谢怜回头拍了拍花城的脸蛋,又转向风信慕情,“好吧,风信慕情,下次见了,谢谢你们来看我,快忙自己的吧!”
  谢怜说完,还向风信挤眉弄眼了一番,便匆匆拉着花城走了。
  留下俩人(不是),神,在风中凌乱
  花城亲昵他揽着谢怜,两个肩膀一高一低渐行渐远在风信慕情的视野里
  ——
  风信被刚才谢怜一番暗示,弄得眉头都有些抽了抽
  一旁的幕情略有嫌弃往右挪了挪
  太子殿下那般快快乐乐,受着宠爱的模样,对比着风信这种木头脑袋
  细细在心里道了句
  
  ”真好,真羡慕”
  
  ".....”
  “快走...你还定在这干嘛,闲着没事.....”
  慕情见着没事了,就要离开。风信还像傻子一样愣在原地,所以慕情又嘴皮子痒痒忍不住多叨叨一句
  风信就像是没听见慕情说话,一把扯过慕情往怀里带,就捏着他的他的脸快又轻的把唇覆上去
  不知何时风信早就隐去了两人的人形,身上附着一层薄薄的灵光
  手上圈的更紧了,吻的更重了
  慕情被这突如其来下了一跳,直直软在风信怀里。
  “唔.....你”
  慕情被吻的乱七八糟的,风信就抓着慕情说话的间隙,一举侵入慕情嘴里,舌头抵着对方齿贝细细舔着。翘着慕情的嘴完全合不上,碎碎的气息在唇间暧昧不清的流连。
  “风....风信.....”
  慕情终于恢复了几分力气,勉勉强强的推开了风信连喘着几口大气
  ”风信你犯什么毛病,你他妈有什么毛病啊你“
  ”.....“
  慕情的脸被吻的通红,还不忘瞪着风信,眼里就要窜出火来
  “.....不是你说羡慕别人家了么”风信直勾勾盯着慕情,良久才道出一句话来
  “我什么时候说过”慕情马上反驳
  “怎么,亲了就不认账了?不是你自己通灵说的么”
  我操了?慕情马上伸出手指检查了一下通灵,真他妈...真他妈没关???
  “我....我”支吾半天也“我”不出个所以然来,本来就憋的通红的脸现在蔓延到脖子下也是一片通红
  “唉...”风信叹了口气
  ”以后想干这种事直接和我说就好,用不着这样“说完还不好意思的搔了搔头
  ”还有,以后我老婆就是你了,别老说那些骂自己的话
  ......
  ”风信他妈你胡说什么啊!!!有病么!!!“
    END

【信白】《湘苑》24/古风/男妓梗/甜虐/ooc

友情提示:看此文一定要先看【传】不然看不懂后面的
其他章节主页有
禁止喷朝代问题
并且因为我是在学校手写qq转成文字,粗心
不能把每个转错的错别字改过来,看到错别字见谅……

【24】
(记得最后认认真真看我说的话!!!)
渐渐的, 湘苑内客人才稍微增多了几个

韩信左拐,从前堂拐进了后院

这倒让韩信想不到,后院居然人影都见不到几个

怎么? 天寒了,都不敢出来放肆吗?

韩信轻笑

他抬头望向楼上一 层层房间,户户门窗紧闭。又想起第一次步入湘苑被不知十几位妓发团团围住,那股劲香味,呛得韩信无法言喻。现在看来,去了那些妖艳的,别有一番美丽,以往他勿来勿去,也没好好想过主这座古香古色。

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韩信摆摆手,招来了已位下人,说着要寻欢

这时,楼上有几扇窗开了

原来是楼上的妓一听有客,纷纷开窗,摆姿弄首

下人伸出一只手,就要为韩信引路。

韩信又摆手

“我不要这些,我要,李白”

韩信把李白二字咬得紧紧, 让下人不禁一颤,看着韩信那双剑眉总是皱在一块,眼神尖锐像把人
拒之千里远。

让人不禁想,此人会不会是来砸场子。不过见此人衣冠楚楚,一席华衣,似乎来头不小,领头那人默默挥了手,示意人找老板娘出面。

又俯下身子讨好韩信

“客人莫急,我这就叫人唤李白下来。”

韩信坐下,大堂内椅子对着舞台,空荡一片

他自疑,今天明明是要去哪的,怎么又来过了

何时,自己变得如此多情扭捏。这地方,明明以前是如此厌恶反感,如今一闲,便成了这里的“常客”。

韩信仔仔细细想了个遍,最后得出结论:

人一生会遇见很多相似的东西,既然遇见了,就好好珍惜一段时间。他还是认为,自已在做一件大义的事情,救一个沦落的人,想想都伟大①

韩信想到这便心满意足了, 想了这么多日,也算了了一个心结,他暗暗下决心,无论何年,无论何地,挖地三尺,也要把那人找出来。

下好了决心,韩信自己也没有发现自己嘴角微微勾起

等了一会儿, 老板娘面色几分憔悴,一手扶梯,一手扶额,缓缓地从楼梯下来,身边还站着一女童作势要扶她

“韩将军,别来无恙”

老板娘下了楼 ,对产周围下人吩嘱

“以后韩将军来,莫再让韩将军坐大厅了,开个小厅,彻壶好茶,好生招待。”

韩信起身示好

“老板娘有礼了,我今日来不为别事了,我……”

他顿了顿

”我今日一定要把李白带走”

本来满腹客套话,不知为何,不经脑子就唐突的把话说出来了

老板娘一听这话,把身下边那女童挥下去

拧了拧眉头,一副焦灼的模样

“李白患病甚重,不方便见客,不如……  ”

见女童下去了,老板娘就要带看韩信进小厅,话还未完,韩信便伸手止住

“老板娘,我来找你无非两件事,一来是谈谈你的‘私事’,二来是来找李白的”

老板娘听了这话,停住了脚步“好生聪慧,不愧是韩将军,但我句句属实,李白着实病了”

韩信似乎不大想再理她,扭身上了楼,就要找李白

老板娘无奈叹了口气,提起裙子快步跟上韩信
——
“李白醒后, 我希望能带走他”

①:心灵鸡汤拯救韩信

啊生有话说(锵锵!):最近文写的都不是很顺,真的很低产,道个歉(毕竟我是个专门写肉的),剧透一下,韩跳跳就要把骚白带同家啦!
解答疑感,我写文真的是写一段忘一段,前前后后诸多矛盾,后面一直圆一直圆,啊~(叹气),坑太多也圆不过来了,所以解释一下。湘苑的生意在【传】里说是私密的,只因“李慷一事”露出风声,而前文韩跳跳第一次出现手撕画报(宣传舞台演戏的报纸),那台戏在前院后院都有哒!而韩信是知道后院真正干嘛,所以才直接踏进后院找人,这么一来,自然对湘苑熟门熟路的。啊……总得来说,韩信特别牛B哄哄就对了,还有,将军府离湘苑真真不远,大概两三条长街远,都是一个城的,真不远,但走路还是走很远的,加上我貌似圆了李白为何不识路,因为李白从小被困着出街次教没几次 (都是老板娘的锅)。还有,李白父亲,李白身世都与这老女人有关(啦啦!)不要问我为什么韩信作为一个将军很闲,还有他将军府里为什么仆人那么少,只是我没写!湘城肯定有军营肯定有士兵操练,韩信部下肯定有些许小头头管的啊,另外一个原因是韩信部队出征回来,不用休整嘛?都要回朝庭领功了  闲就闲吧(无力圆了,毕竟我历史不好,也不懂古时将军都怎么当的,要是我写的不对,凑和看吧)反正韩信忙否,都有时间找李白,这就是真爱:D,还有对于喊老板娘的称呼我觉得有必要改改,天天喊老板娘很奇怪,李白喊阿嬷就算了,其他人可以喊苑主吧,那我下次就改成苑主好了√
还有什么疑问都可以问我的,我尽量能圆就圆:)

啊生要又月考了,更文随缘吧!

【信白】 《湘苑》22,23/古风/男妓梗/甜虐/ooc

友情提示:看此文一定要先看【传】不然看不懂后面的
其他章节主页有
禁止喷朝代问题
并且因为我是在学校手写qq转成文字,粗心
不能把每个转错的错别字改过来,看到错别字见谅....
——
这个星期高产两篇
最近天气凉了,小伙伴们要记得多加衣服不要感冒了
因为阿生特别不好运的感冒+咳嗽+喉咙痛了
小声bb广东真他妈辣鸡天气

【22】
李白醒来已经天黑了, 不知躺在这儿多少時候,他迷迷糊糊记着自己是躺在澡盆子里的啊。

  他掀开被子一角,見自己衣服整整齐齐的,哪有泡澡的模样,眼角一撇,阿嬷跳趴在床边,青丝已经凌乱了,盘着的头发也微微有些松动,一根木簪插在那盘着的快固定不住的发中。

  李白忙忙起身,好似又想到了什么,動作定在一半。便轻手轻脚光着脚丫下了床,找了张薄绸被盖在阿嬤身上,然后去隔间更衣。

   清醒了不少, 却倒有些茫然,到底是谁帮自己穿好衣裳。

    “阿白... ”

   李白穿好衣服,便听到一声细声的叫唤

   ”阿白,你起了么...”

    李白晓得阿嬷被自己扰醒了,快步走出格:

   “阿白,怎么不叫醒阿嬷啊!”

   那头的女人勉强支起身子,不知是不是因为趴太久,老板娘的身子又硬又酸。

      李白见状,马上向前扶着。

      “罢了,罢了,阿白你病了倆天了,还是你快快歇着。”老板娘摆摆手,又跌坐在床边的绮木椅上。

    “阿嬷我..  ”

    “阿白不用说了, 你这淘气,要不是你下人来同我说,我都不知你把自己锁着了。”

   见李白无言,老板娘又继续道:

  “阿嬷知道,阿嬷不过问你那晚去哪了,我只是担心你这淘气,知道吗?有什么事直接同阿嬷说就好,不用不偷偷出去的。”

  老板娘语重心长的样子,伸手揪了一把李白的脸蛋,连连叹气 ,见李白一副撅嘴知错的模样,又是连连叹气

  “不说了, 你都睡了一天一夜,快快躺好,我去吩咐下人为你熬粥,你病一次就瘦一点,阿嬷都心疼死了”

  李白磨磨蹭蹭的爬上了床,又有意在床边扶起老板娘

  老板娘又是摆摆手,对外轻喊:

“来人呐……”

下人在屋外应答,示意这就下楼准备晚膳

  “阿嬷……谁替我换的衣裳……”

  李白盯着老板娘的脸半天也就憋出了那么一句话,像个委屈的小孩一样

  “噗哈哈哈……”老板娘忍俊不禁“阿白放心……没谁,就那几个经常照顾阿白的……嗯下人”

  “好吧……”李白像是没话找话般,弯起了眉头 “对了……阿嬷……我病了这两天,有人找过……”

  李白这话还没说完,自知不对劲,明明就是随便瞎扯几句,怎么就扯到这来了。暗暗道不好,又是那股期待的感觉,但是又要强迫自己不要想

  “……”老板娘笑容好似有那么一会僵住了

  李白还在暗自道不好,没有留意到老板娘神情的变化

  “没啊……你看最近湘城都冷成这样了,谁还会出门呢,阿白莫不是担心客人吗,没事的,阿嬷早说你近段日子不会做事的了”

  听老板娘这么一说,李白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的了

……

不知道阿板有没有说漏嘴,那个一根筋……

【23】
黎-将军府

  韩信昨夜睡的不是很好,闭眼就是两张重叠在一块的脸,又不知是不是因为自己身为将领特殊洞察力的本领,总觉得夜里府门口好像有人在“叽叽喳喳”的吵嚷着什么

左思右想实在无法入眠,不如起身

天微微亮,月光还残余着几丝,照的将军府一片朦胧

阿板一如既往的早起,在堂内扫地,草编的扫帚,扬起一片灰尘,呛的自己一顿咳嗽

韩信摇摇头,心里暗笑阿板的傻

阿板看见将军,一放扫帚,在身子上摸了几把灰,就要给将军取衣服

  “将军……早啊……”阿板凑近将军,帮忙披衣的手顿了顿,然后又开始啰哩巴嗦的扯起别的

“将军……天冷了,你怎么能只披一件薄衣出来呢,快披上”

  韩信这幅模样就是刚起床的模样,红发肆意的搭在肩头滑落在胸前,一夜的翻来覆去,翘起的几根发丝也打成一团

  “将军先去洗漱,我待会唤人去帮将军整理”

阿板伸手去捡扫帚,好似又想到什么

  “将军……我不知何时听的小道消息,听说将军的军队要回朝廷了对么……啊那真是太好了,将军就要领下不知多少金银珠宝,说不定还会被许配个小公主或者皇亲国戚啥的……”

  韩信一句话都没说,就这么听着阿板自顾自的说道

“额……将军我是不是说的有点多了……”阿板见韩信不说话,有点尴尬

  “没事……你说的很好……待会上来时,把公卷放到我公堂上,我这几日还要去军营”

  韩信挥挥手,示意阿板快去做事,心里又道如何对付朝廷那堆老奸巨猾,如何如何把自己收来当做棋子去攻击其他老奸巨猾

对于这些官场险恶的早早漠视了,不如守着这些小城,或者远守边疆

  “等等……将军”

阿板又在后头叫喊着

韩信心道这傻子今天怎么这么多话

“将军……虽然我不知道怎么说,将军的私事我也不好管,但昨夜李白来过,在门口支支吾吾不知说什么,阿板不够学识,实在不明白李白嘛意思”

  韩信一愣

“虽然李白叫我不要同将军说,但我个人还是觉得还是要说说,若说错了什么将军莫要见怪,当做鸡毛蒜皮的小事就……”

  阿板还未说完,韩信转身挥挥衣袖就走了,脸上眉头皱的愈发愈紧

好……好你个李白……呵!

——

午-湘苑

  韩信把自己要去军营的计划完全打乱,居然又是步入这个地方

  不过湘苑门口还没跨进,就听见门口前有一妇人真正拧着她丈夫的耳,指着鼻子痛骂着

“好啊你,大晚上的背着我来着种地方,哪个小妖精又把你给迷上了”

韩信暗自笑笑,湘苑随着越开越大,连后院的秘密都快藏不住了
【作者提醒:‘传’里提到湘苑在众人眼里原本只是正正当当的饭馆酒楼,随着之前‘李慷’一事,后院那些生意渐渐流露一些民间,所以韩信道‘秘密藏不住了’】

  “妻啊……你听我说……昨夜我真的是小伙出去的,他穿什么我还记得清清楚楚,你不信我待会进去寻给你看”那男人一脸怂样,伸出三个手指就要发誓

  “胡说八道,这种妓楼哪会有男人,你少骗人”

  韩信心道,又是没见识的,男妓第一反应就是李白

  “娘子啊……我真的没骗你……我是来收车费的,真得有一男子作夜要我去将军府那一路。那地,我哪敢多留啊,所以我只好今日来收车费啦,嗷嗷嗷娘子我错了啊”

  那夫人扭耳朵扭的更紧

“信你鬼话,湘苑你说进就进,什么人啊你”

韩信听到这捋的七七八八了,便没了耐心,跨步进了湘苑

好李白……好李白!

《介绍一只叫作压力的怪兽》
一晚上草稿肝出来的辣鸡
讲述的是我目前学习的一个悲惨状态……
对,就是这样……

【信白】《湘苑》21/古风/男妓梗/甜虐/ooc

友情提示:看此文一定要先看【传】不然看不懂后面的
其他章节主页有
禁止喷朝代问题
并且因为我是在学校手写qq转成文字,粗心
不能把每个转错的错别字改过来,看到错别字见谅....
——
.不好意思前两个星期月考没更文这个星期有这么短小还很不负责任的乱写
.下星期不会了
.尽量大粗长_(:з」∠)_

【21】
  李白一路上浑浑噩噩的,只往着反方向行走,路上与他擦肩而过的也只是倒夜香的,打更的,与他洁白一身稍稍不匹
  不过他无心理会了,路也不知走了多少,心里知道往湘苑方向就行
  走了很久,也不累,心里想的比脚上走得多
  原来如此啊原来如此,韩信也没把你放在眼里,明明自己一点儿都不想遇见他来着,为什么就是难受呢?
  想着走着
  原来韩信也只是想问个人呐
  李白又回想起第一次见到韩信时他是为了问一个已故之人,并且与自己见面时总会忿叨着什么“好像”
  原来如此啊原来如此,李白,这么说就通了吧,怎么又是如此迟顿
   忧愁写满在脸上
  李白苦苦地摇摇头,算了算了,专心赶路。

  五更打了,湘城冷清的街头刮起了风,好似因为这声更响,湘城才懒洋洋的起来干活。小商小店才开始“吱吱”地架起店门
   可这诺大的城,又与我有什么干系
   李白也不知如何回的湘苑,好似是在路也遇到了好心人的夜香车,刚好要去湘苑一街收夜香,把李白顺了回去
   一夜不知去向的步途,一身臭味,且汗淋淋的,又加上大晚偷溜回来,早己累的不愿动弹,偷偷摸摸的回了房,窝在凉水盆子里
  这一窝就是下半夜
……
   因近来天气转凉,各妓为保自己身体健康不受风寒,躲在房里招待客人不愿出来。前院的客人吃了早饭也匆匆离去,后院的“客人”也因天寒不愿起啦,以至于后院厅内只有稀拉几人在做杂事
   今日李白的下人已敲了三回门了,里头的人还不肯回应,下人既忧又恐,且不敢冒然入内。
  过倒是让下人不知如何才好,找不到人一同进李白房内探个究竟,他也急,毕竟主子以往怎么叫,都会回应一声,再不行,只能通告老板娘了